江苏省教育国际交流服务中心 - 出国留学
美国留学大学生活经历浅谈
发布时间:2017-10-24

美国罗格斯大学 王贻琳

一年前,在苏教国际袁老师的帮助下,我来到了美国罗格斯大学开始了我的大学生活。或许是生活过得相对忙碌和充实,一年仿佛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。

没来美国之前,对这里的生活一无所知,即使从互联网上了解了许多信息,从朋友口中听到各种有趣的经历,终究不是亲身的体验;因此开学前的那个暑假,说实话,我心里一直很虚,甚至有些畏惧「去美国留学」这件事情。

幸运的是,一切焦虑和担心在当我踏上美国土地的那一刻起,就被期待和兴奋的心情取代了。我提前了两三天来到学校,采购生活用品,以及贵的吓人的课本。New Student Orientation 周的数多活动让我有些应接不暇,但也乐在其中。新生开学典礼之后,我和室友便东奔西跑去办电话卡和银行卡。在与人交流过程中,发现在美国「生活」,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「可怕」。真正去体验了,便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。那种源自于语言和文化障碍的畏惧,终究是可以通过不断的沟通交流消除掉的,只要你愿意迈出那一步。不过这只是我的浅见,毕竟只是刚开始。

说到室友,我的室友是个中国人。在国内的时候一直有长辈或是老师叮嘱,最好是能和美国本地人同寝室,既可以帮助提高英语水平,又可以更快的融入美国社会。其实不然。因为事实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美好。的确,有的人能够和他们的美国室友相处得比较融洽,但并不是的所有人都是这样。我很庆幸我有一个中国室友。我们有许多共同语言,彼此的作息方式也比较相似。至少,这使得我在这的生活相对轻松了许多。然而,住我同层的另外一个女生小Y,跟她的美国室友相处得就不那么融洽了。一开始双方也都挺客气,正常的沟通交流。直到她室友把她的男朋友带回宿舍过夜。虽然在室友协议上双方都同意了可以带外人回宿舍,可是小Y没想到是这样一种情形。她没有办法,只得到我们宿舍凑合一晚。然而「一月一次」的频率让小Y忍无可忍,终于在第二个学期小Y跟她室友提出了换宿舍的建议,然而那位室友却是一副「我无所谓」的态度,让她自己去和RA(Residence Assistant)沟通。小Y只得放弃,因为一旦她和RA提出换宿舍的要求,搬出去的只会是她,而不是她室友。类似的与室友的矛盾我也在其他几个朋友那里听到不少。因此在选择室友这件事情上,其实没有“哪一种选择更好”这样的说法,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与别人相处的方法,每个人向往的生活方式也不同,在我看来,开心最好。

关于学习

近一年的美国学习让我感受颇深。我很庆幸在苏教国际预科一年的学习。每天和外教的接触交流让我对西方的教育体制有了深入的了解,不论从学科知识还是英语水平上都有了一定程度的提高,使得我在初次接触美国课堂时可以相对从容的应对,不至于手足无措。学习和生活其实一样,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可怕。除了部分教授奇妙的口音之外,基本上一节80分钟的lecture听下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。大一的课程基本上都是一些基础课程,不同的学院和专业会有不同的基础课,不过数学和写作这两门课基本上是所有学生的必修课。除去这些基础课,还有许多有趣的「水课」可供学生选择。举个例子,在罗格斯大学,Dance Appreciation和 Theatre Appreciation在koofers上排名靠前的easy A的课。在大学里,由于某些专业课或是专业的基础课难度系数相对大,适当的选修一些水课可以让期末的GPA看起来漂亮一些。因为我最开始入学就有转学院的想法,所以在选课上遇到了一些难题。于是我去找了该院的advisor寻求帮助。听了advisor的建议后一下子就有了目标,对该上什么课也了然于心。私以为早些定下专业或是大的专业方向还是蛮重要的。定下目标,直奔目标,走的弯路便可以相对少一些。

说到选课就不得不说一下「选课」本身这件事情。说是「选课」,不如说是「抢课」。选课的时期一般是从学期的倒数第二个月开始的。 Graduate student最先选课,然后是undergraduate student,根据你已修的学分从高到低排选课的日期。这样下来,基本上是按照senior,junior,sophomore,freshman的顺序。作为最后一批选课的大一新生,我们就只能默默看着自己看中的课瞬间被抢光,课程的标志从绿色变成红色。一张课表往往要修改三到四次最后才能定下来。选课的夜晚便是拼手速,网速和人品的时刻。有人欢喜有人忧。每年上演两次的「抢课大战」,想必日后回想起来也是有趣的回忆。

对我来说,在美帝的留学生活也才刚刚开始。即将开始的大二准备和朋友一起搬到校外去住,不仅是学习,还即将面临许多生活上的挑战。总的来说,相较于国内大学,我觉得在美国留学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能够早些接触社会,不仅仅是以一个学生的身份,更多的是以一个社会人的身份度过四年的大学生活。

以上,便是我在美国留学一年的经历和感受。